2014年09月19日,  星期五    31℃     
  登 入 Club Metro  
  電郵:
登入
 
  密碼:  
  新會員註冊 | 忘記密碼  
  新 聞 搜 尋  
   
   
  關鍵字:
搜 尋
 
  進 階 搜 尋  

2014年09月19日,星期五

 
  
FOCUS 魚街故事

今時今日的電車新一代,也許連「天光墟」這個名字都未聽過。又難怪,去天光墟,要在吃早餐之前;到吃過早餐後,天光墟就散了。

位於旺角火車站附近的天光墟,其實是香港早期的觀賞魚用品批發市場,時至今日,由天光墟發展而成的太子魚街,已變成全世界觀賞魚的中轉站。世界各國的不同魚種, 都會先運到香港,再轉口到內地、台灣以至世界各地。所以,只要你去金魚街走一趟,你就會看到來自非洲、澳洲的海水魚,又或是亞瑪遜河的淡水魚,短短的一條街,已經是世界觀賞魚市場的縮影。
文、圖:黃知勇
踏入初秋,太陽露面的時間晚了些,清晨五時半,感覺仍是深夜。你實在無法想像,在這個連早茶也未有得飲的時間,已有一大群人,聚集在旺角球場後面的界限街買魚賣魚。一包包打滿氣的金魚、錦鯉,以至紅蟲、養魚用品等,全都鋪滿路旁。大約到早上七點半左右,天光墟就散了。
「星期日通常會旺一點,因為有些自己做繁殖的玩家會來擺檔,平日他們就不會來。」一位不願上鏡的老檔主說。
「從前這裏更加旺,現在已經差了。以前有很多魚店會直接來這裏買紅蟲、水滋等返去賣,所以每天都有很多熟客人。但現在紅蟲已經有人直接交給魚店,魚店就少了來入貨。」
「為甚麼來擺檔?擺了這麼多年,天天都來擺啊!」
「搬到舖頭?這裏不用交租不好嗎?還有很多朋友天天都來,大家見見面也不錯!」老檔主說着,又跟一個幾乎每天都會來入貨,口中嘟噥着香港樓價昂貴的顧客打招呼。
若你喜歡養魚,你總會在老一輩的魚迷口中聽過天光墟這個名字。無論是小時候睡不着,便跑去天光墟看金魚;又或是清晨專程坐小巴,跑到這個魚市場「朝聖」等,只要談起天光墟,他們總是滔滔不絕。不過他們講得最多的,還是在天光墟買魚便宜,買紅蟲的分量會比一般魚店多兩至三倍、幾十元就買到一大袋紅蓮燈等。說穿了,原因是天光墟本就是魚類批發市場。
歲月神偷 
據老一輩的人說,當年的淡水魚、養魚用品及魚糧,都是由內地入口。每個清早,貨品都會由火車運到香港。於是,商人們因利乘便,就在油麻地火車站旁的空地上擺賣。
嗯,我沒有說錯,的確是油麻地「火車站」。相信一般的七十後都未必聽聞過這個火車站,原因是早於一九六八年,油麻地火車站已改名為旺角火車站,即現在的港鐵旺角東站。按老一輩的說法,香港最早的天光墟出現在今日的聯運道,即亞皆老街水務署通往旺角東站的那段車路。後來,因為交通問題,天光墟搬到旺角火車站旁的界限街火車橋底,再輾轉搬到今日位於界限街運動場與大坑東遊樂場之間的位置。
有看過《歲月神偷》的觀眾都知道,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人開始愛上養魚。那時仍在天光墟擺賣的小販,眼見只能在天亮之前做生意,甚不方便,於是便在旺角開設地舖。起初是在花墟一帶,漸漸搬遷到現今通菜街的位置。而昔日的天光墟亦一分為二,有些人堅守陣地,每天清早開着貨車到界限街擺賣,也有一些,選擇轉往魚街做生意。所以,你會發現今天在魚街賣魚的攤檔,仍然有昔日天光墟的影子。例如魚販喜歡預先將魚入袋打氣,袋上寫上價錢,一袋一袋掛在架上讓顧客選購;又例如魚街的營業時間仍然很「天光墟」,未到晚上九點,基本上大部分魚店都關門了,一點都沒有受其他「不夜天」的旺角店舖影響。
時至今日,魚街已成為很多香港人每個假日的景點了。香港人很幸福,從最傳統的金魚、錦鯉,到熱帶魚,以至水草、水晶蝦、寄居蟹,甚至海水魚、珊瑚,幾乎所有外國最流行的水族玩意都可以在魚街找到,而且價錢便宜,跟美國等地相比,往往便宜幾倍。漸漸地,香港的地利優勢,也令魚街變成全球水產市場的中轉站。
過去、現在、未來 
「雄心King水族」,名字有點怪,是一間位於魚街內的樓上鋪,專營由外國進口的海水魚。這幾年,魚街有個新興現象,就是魚店都搬到樓上舖,地下則漸漸被食肆進駐。筆者問「雄心King水族」的老闆賢哥,當初為何選擇開樓上舖而不開地舖,他劈頭第一句便說:「同樣七百幾呎地方,樓上舖的租金萬多兩萬,地舖就要十幾萬!」
近來魚街的租金,據說急升了百分之五十,由一向約八萬元一間,一下子跳升到十二萬。結果導致魚街大執位,街口那間外號叫「大黑店」的魚舖被逼搬到街尾的細單位;還有一間地舖被逼搬到樓上變了樓上舖。
筆者算一算,一條外國入口的海水魚,平均售價約200元,以地舖一天4,000元的租金計算,每天要賣20條,這還未計其他人工、水電等開支。香港飼養海水魚的人又不是想像的那麼多,筆者真的有點懷疑,這些魚店真的有錢賺嗎?
「其實好多魚店都係做批發或者做保養先會有錢賺,賣魚嘅利潤低到你唔信!」賢哥說,當年他的兩個弟弟,在葵芳的工業大廈內開店,並在網上賣魚,年多後,才轉到魚街開業,至今也有一年多了。在這三年時間,他儲了一定的外地客戶,轉口加保養加零售,才站得住腳。他笑說:「如果淨係賣魚,連我份收入都未夠,我賣魚都係為興趣。反正從前我家也有一個長期開冷氣的房間,全都是用來養魚的!」
上年,市政局建議活化旺角五街,魚街是其中一個目標。先不談有市民質疑政府,為何要「活化」旺角最旺的幾條街,但可以肯定,魚街店舖的租金會繼續上升。未來的魚街,也許只有食肆、化妝品店能負擔昂貴的租金,魚舖呢,可能要全部搬到樓上去了。
那麼,魚街還算不算是魚街呢?

 
 
 
  主頁 關於都市日報 關於都市日報國際 廣告查詢 會員專區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聯絡我們
About Metro Hong Kong About Metro International Advertise in Metro Club Metro  
Copyright 2014 by Metro Publishing HK Ltd.
本網頁部份內容使用Flash,請下載及安裝Macromedia Flash Plugin以瀏覽有關內容。瀏覽器建議使用 IE 8 或以上, Chrome 最新版本, Firefox 最新版本及 Safari 7.0.3 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