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前,「驗毒助康復計劃」諮詢文件推出,開始了為期4個月的諮詢,讓公眾討論有關問題。打擊毒禍,是全社會的共識;然而,文件中建議,執法人員若有合理懷疑,便可要求為當事人驗毒,卻惹來爭議。



(圖:及早找出隱蔽吸毒子女,有助子女戒毒。)

主動驗毒針對隱蔽吸毒者
       由於吸毒者的隱蔽性愈來愈高,因此政府希望把抗毒的戰線擴大。文件建議,受過訓練及授權的執法人員,若在某人附近發現懷疑毒品;而該人的身體狀況、行為或 隨身物品,顯示當事人可能剛吸毒,便可要求驗毒。由於有關建議可能侵犯人權,故文件強調執法人員不會有額外權力進入私人住所調查毒品罪行,又不能隨街截停 任何人要求驗毒。政府方面相信,計劃不會令警權擴大,而在警署進行的驗毒程序亦會錄影,以確保人權不會被侵犯。
        驗毒程序方面,建議參考「藥駕」在警署指定廁格驗尿,未成年者會有家長、社工等在場;若結果呈陽性,建議首次不即時檢控,先轉介予社工跟進;6至9個月後再驗毒,若仍呈陽性,則考慮檢控。

 
(圖:海關在3個行李箱內檢獲14.5公斤冰毒,市值逾千萬。)
(圖:運毒方法層出不窮,海關人員與毒販鬥智鬥力。)


人權組織擔心侵犯私隱
        由於建議涉及執法人員權力的擴大,在香港社會政治化的大氣候之下,自然惹來爭議。人權組織擔心,計劃會損害當事人維護人格尊嚴和保持身體不受侵犯的基本人權。而且,近年警方與市民的關係比較緊張,市民對警察的信任程度降低;此時此刻增加警察權力,對社會來說並非適當時機。
        吸毒問題不單影響個人,對社會來說亦帶來沉重負擔。據香港中毒諮詢中心記錄顯示,因吸食毒品而進入急症室、繼而住院(公立醫院)的病人,其中毒程度在過往數年間愈來愈深。在2008至2013年期間,因吸毒而導致嚴重問題(例如器官損壞),而通常需要進入深切治療部的個案,由0.6%急升至5.6%,升幅 達9.5倍,而死亡個案亦由0.6%上升一倍至1.2%。所有數字,均顯示吸毒濫藥情況正在惡化中;社會要對此迎頭痛擊,實在刻不容緩。


(圖:海關首次偵破利用7人車經陸路口岸運毒案。)

平均吸毒四年 毒齡中位數上升
        禁毒處藥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室數字顯示,去年被呈報的整體吸毒人數較前年略為減少5%,至10,939人。然而,首次被呈報的吸毒者「毒齡」中位數則有上升,由08年的1.9年,升逾一倍至4年。
        在學校、社會、政府、家長的努力下,香港青少年吸食毒品的情況有所紓緩。數字顯示, 21歲以下青年吸毒人數較08年減少54%,至1,591人,但隱蔽性吸毒問題則加劇。在朋友或自己家中成為最普遍吸食毒品地方。

 

精神科毒品 愈趨普遍
        據吸食氯胺酮(或俗稱「K仔」)、可卡因、甲基苯丙胺(亦稱「冰」)等危害精神毒品的情況,較傳統毒品(主要是海洛英)更普遍,當中尤以年輕人為然。據政府數字,年輕吸毒者有九成以上吸食精神科的毒品。
        更令人擔心的是,有相當比例的人會同時吸食多種毒品,例如將氯胺酮混合冰及佐匹克隆(或俗稱「白瓜子」);混合多種毒品,通常會令毒性加劇,對健康的危害更大。

 


(圖:可卡因)

(圖:安非他明,即冰毒)

(圖:氯胺胴)

(圖:搖頭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