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前,香港政府對人口政策一向不太重視。除了零碎的人口調節措施外,港英政府根本沒有完整的政策,策略性地去調節人口結構。及至2003年2月,人口政策專責小組發表《人口政策報告》,港府才開始積極面對人口問題。可是,遠水不能救近火,年前來港產子的「雙非」內地家長,他們的港生子女已屆入學年 齡並開始湧港就學。「雙非」家長排長龍為求一紙報名表、北區幼稚園學額不足的困境,瞬即成為社會熱議的話題。

 


(圖:上水幼稚園大排長龍。)

 

北區學額最緊張
據教育局公布明年各區K1跨境學童的推算數字,北區的跨境學童最多,估計將有1,700人,而本地學童則有2,300人。教育局估計跨境學童比率佔逾四成,加上本地學童,總需求與北區學位數字相若。元朗、屯門及大埔方面,估計四區共有3,400名跨境學童,佔當年出生「雙非」總數約一成。
雖然教育局長吳克儉多次強調本港幼稚園學額「供大於求」,並指本港今年整體幼稚園學額有24.1萬個,而適齡學童僅為16.8萬人,證明學額滿足需求,但有人認為這只是「數字遊戲」。由於雙非學童一般只能在北區就學,以全港總數字推算學額足夠,是另一種「語言偽術」。



(圖:小童的教育問題,家長最是關心。)
(圖:教育局局長吳克儉)

學額短缺估計逾千
教育界人士分析教育局的數據後,發現上學年幼稚園學額使用率已逾八成;而在「雙非」湧港的重災區北區,學額使用率更高達94%,幾近飽和。如果以人口統計數字推算,北區更應有五千(而非教育局估計的四千)適齡學童入讀K1。推算無誤的話,明年幼園學位短缺達一千個!
現時,教育局似乎仍對此問題十分樂觀,亦未有應付未來幾年「雙非」兒童來港入學的治本方案。今年幼稚園學位緊張,只是二十萬「雙非」兒童湧港就學的開始;未來十多年,香港北區的幼兒園、小學、中學,將陸續出現學位荒,為社會帶來不穩定因素。


(圖:家長通宵排隊,為求報名。)


雙非嬰兒 影響深遠
內地一向是香港人力資源的最大來源地。在人口老化、勞動力不足的威脅下,內地移民、雙非嬰兒在一定程度上補充了本港的勞動人口。可是,政府的人口政策卻欠全面,為社會埋下不穩定因素。

     
(圖:北區幼稚園外出現輪候申請表的人龍。)
(圖右:政黨認為幼稚園學額問題是因為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失職。)

以雙非孕婦所生超過二十萬雙非嬰兒為例,當其逐漸長大、來港就學或生活時,問題即開始湧現。除了剛見勢頭的北區爭學位、挑動了港中矛盾外,由於其父母均沒 有香港居留權,只能以旅遊或探親名義來港;親子分隔異地,勢將帶來種種家庭問題。此外,雙非嬰兒的父母除非透過專才或投資移民來港定居,否則只能等到年老,始能以「在內地無人供養而需要來港投靠親屬的長者」類別申請來港,令兩地分隔局面長期存在,這是長達幾十年的問題。這種由雙非孕婦衍生的「跨境家庭」問題,亦是政府必須面對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