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現正收集市民意見,兩者的諮詢一併進行,以便社會各界進行更全面的討論。特首梁振英日前更出席首場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諮詢會,聆聽民意。《施政報告》已訂於明年1月15日發表,而2014-15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則會在2月26日向立法會提交。



(圖:2014年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現正收集市民意見。)

財政司年年錯估

         財政司年年高估開支、低估收入已成慣例,預期今次亦不會例外,「估錯數」亦成為市民詬病的根源。綜觀近幾年的預算案,財爺的手法都是透過大幅減低政府預期收入;另一方面又大幅增加「假開支」(例如各個「種子基金」撥款),造成輕微赤字的假象。最後,必然是大幅盈餘,以自詡「審慎理財」告終。 


(圖:梁振英不主張派錢。)
(圖右:恒隆集團董事長陳啟宗曾批評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派錢不妥。)

       然而,政府理財與企業理財不同,財富和儲備不是越多越好;《財政預算案》應該透過各種措施,將財富再分配,以免社會動盪。香港的情況是:政府越來越富有,社會上貧富懸殊卻日加嚴重,「堅尼系數」連年上升,預算案沒有發揮應有功能。據2012年政府統計處的數字,香港的「堅尼系數」高達0.537,扣除各種福利措施後亦達0.475,遠超0.4的警戒線水平。(以英國為例,政府透過福利措施把「堅尼系數」由高危的0.506降至正常的0.342,顯示福利措施有效)。

亂派糖不如派錢
        近年的財政預算案都有所謂「派糖」措施,但效果似乎不彰。在諮詢論壇上,更有市民要求政府學澳門,來年再全民派錢。然而,梁振英卻回應謂港人可自力更生,政府有多餘錢應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換句話說就是老生常談的「應使得使」、「資源應該分配給最有需要的人」。這種論調最初支持者眾,但近兩年開始受愈來愈多人的質疑。   
        除了曾蔭權時代的五百億醫保基金繼續「封塵」外,財政儲備、外匯儲備之多,早已超過「夠用」的水平。更重要的,是民望低的政府欠缺長遠眼光的規劃、各種無章法的派糖措施,都令人對現在這種「守財奴」式的理財哲學失望和憤怒。一些「派糖」措施,例如2012年的退差餉,中產人士得益有限,但卻有單一財團獲退差餉九千萬元,完全背離財富再分配的目標,更惹來「利益輸送」的質疑。

 
(圖:澳門政府年年有盈餘,已連續7年向市民派錢。)

 人口老化為永遠藉口
       此外,政府以人口老化為藉口,留下龐大的儲備;數額之大,全球罕見。然而,政府對現世的貧窮基層老人,卻不見得厚待。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在7月時在立法會表示,去年輪候入住護理安老院及護養院,排隊途中等不及而逝世的人數,合共已超逾五千人;當中護理安老院及護養院的需求尤其殷切,每年都有數千人「等唔切」而去世。坐擁巨額盈餘的政府,以「要厚待將來的老人」為理由,薄待眼前的老人,理由牽強,難怪負責解釋政府福利政策的張建宗,在立法會成為議員的「箭靶」了。

  
(圖:香港未來的人口預計。)


(圖左/右:網民批評政府管理財富不均的言論不斷。)

 

《基本法》規定「量入為出」
        對於香港政府怎樣理財,《基本法》有嚴格規定,政府須恪守「審慎理財」的原則,財政預算必須量入為出、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以及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
   根據《公共財政條例》,財政司司長須每年向立法會提交周年收支預算,預算以中期預測為基礎,以確保充分顧及香港經濟的較長遠趨勢。財政年度由每年4月1日起至翌年3月31日止。政府會透過政府一般收入帳目和多個根據《公共財政條例》設立的基金來管理財政,這些基金包括(1)基本工程儲備基金、(2)資本投資基金、(3)公務員退休金儲備基金、(4)賑災基金、(5)創新及科技基金、(6)土地基金、(7)貸款基金、(8)獎券基金和(9)債券基金。政府收入和政府開支是指政府一般收入帳目和上述其中八個基金(不包括債券基金)的總收支,而政府財政儲備則是政府一般收入帳目和這八個基金的總結餘。

 


(圖:每年負責《財政預算案》的財政司司長,位高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