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諮詢於上周正式啟動,至明年5月結束。在政府提出的諮詢文件中,政府就普選特首的提名委員會如何組成、提名程序、參選人入閘條件等收集意見。除了公眾意見外,主持政改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計劃下月與各政黨飯局,加強溝通。

 
(圖:林鄭月娥指,特首要愛國愛港。)

繞過提委會可能違《基本法》
       雖然諮詢文件表面上沒有既定立場,但卻處處強調「繞過提名委員會的任何建議,都可能不符合《基本法》」;林鄭月娥更馬不停蹄到電台、電視台解釋,再三表明「既然要以法律的形式制定普選方案,就必須要依從相關的法律,而相關的法律一定是《基本法》」。這種邏輯推論,排拒了所有「非提名委員會」方案,也變相否定了符合公平、均等原則的「公民提名」辦法。


(圖左: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
(圖右: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指出提委會不能廢)

       事實上,自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釋法」,引入「機構提名」、重申「廣泛代表性」和「民主程序」等概念後,公眾對真普選已不存厚望,批評林鄭月娥「假諮詢」。李飛口中所謂「機構提名」,實際上就是要由提委會擔當篩選的角式,把不想見的參選人排拒門外。

 

 
(圖左: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釋法」。
(圖右:社民連成員於李飛前表達訢求。)


中國特色的普選
       眾所周知,北京對「民主」、「普選」自有一套與國際標準相悖的定義;行政長官的參選人,必須是北京認可的人。由於三百多萬選民的意向無法預估,因此北京必須在入閘參選的門檻設限,以確保所有「出賽」的參選人都是中央允可的人;無論任何一個當選,都符合中央「愛國愛港」的標準。
參照上屆特首選舉的經驗,中央認可選出梁振英的「選委會」有「廣泛代表性」;而選舉辦法,又符合中國特色的「民主程序」。因此,提委會將無可避免仿照「選委會」的模式組成,由所謂四大界別的小圈子選出中央認可的人,再由三百多萬選民「普選」特首。這種富有中國特色的鳥籠普選模式,已成定局。

 (圖左: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提出政改折衷方案。)
 


(圖:政府總部。)

2017普選特首諮詢重點

(1)    提名委員會的人數和組成
目前,選舉委員會由四界別共1,200人組成。就提名委員會的人數和組成,可考慮:
(i)    是否承襲現行選委會四界別的組成框架?選民基礎如舊抑或增減?
(ii)    總體人數是否維持選委會的1,200人,或增或減?
(iii)    是否按選委會的38個界別組成提委會,是否增減界別分組的數目?
(iv)    如增加總體人數,應如何在四界別之間分配新增的委員議席?
(v)    如不增加總體人數,是否維持四界別之間分配的委員議席數目?
(2)    提名委員會產生辦法
如提委會參照選委會組成,就2017 年提委會的界別分組選舉,可考慮:
(i)    是否繼續維持目前各界別分組的投票、提名及當然委員安排?
(ii)    如增加新界別,該界別應採用何種制度產生委員?
(3)    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程序
(i)    提委會如何按照「民主程序」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
(ii)    「民主程序」如何體現「機構提名」的要求?
(iii)    提名委員會應提名多少名行政長官候選人?

 


(圖:立法會)

政制發展的憲制基礎

《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的有關「解釋」和決定,是特區政制發展的憲制基礎。中央政府不斷強調,政制發展的憲制基礎必須包括以下重點:
•香港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設立與實行的制度,包括政治體制,憲制根源是國家的《憲法》和《基本法》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制發展須符合《基本法》下四項主要原則:
1.    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
2.    有利於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
3.    循序漸進;以及
4.    適合香港實際情況。


《基本法》訂明,政制發展方面,特區以最終達至普選行政長官(第四十五條)和全體立法會議員(第六十八條)為目標。人大常委會於2007年的《決定》,明確了普選時間表:香港可於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並在普選行政長官後可普選全體立法會議員。


(圖左:2012年特首選舉點票。)
(圖右:點票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