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前,終審法院裁定,政府「申請綜援須居港滿七年」的規定違反基本法,旋即在社會上惹來巨大爭議。


(圖: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歡迎裁決。)


社福開支勢增 社會現反對聲
據社署資料,過去九年共有三萬多宗「居港未滿七年」人士的綜援申請;而當中有一萬四千宗獲署方行使酌情權批出綜援金。由於裁決會令新來港人士申請綜援人數增加,對福利開支造成壓力,故社會上出現不少反對聲音;反對者認為,即使裁決合法,但若要交稅去幫助未住滿七年的新移民,對納稅人不公平。此外,亦有人擔心會吸引更多新移民來港。
終審庭五位法官意見一致,裁定港府違法,可見在法理上是次裁決沒有爭議。在判詞中,法官強調綜援是社會中最後的救命草和「最低安全網」,裁決必須「慎之又慎」;而是次判決只涉及申請綜援的資格,不會對其他社會福利政策有直接影響,更不能適用於輪候公屋之上。



(圖左/右:元旦大遊行,中港矛盾白熱化。)
激化中港矛盾 憂綜援遭濫用

 事實上,裁決僅令政府每年支出增加7.6億,以今年度財政預算203.7億元綜援開支而言,增幅僅為3.7%;相對於過去兩年以百億計的「派糖」開支、政府以萬億計的儲備,更是微不足道。然而,香港近年政治氣候丕變,中港矛盾加劇;在這個敏感時刻有這個裁決,無疑令繃緊的社會更添壓力。在互聯網上,新移民以至協助他們的社福組織、政黨等,均成為攻擊的對象,為社會平添了極大的不穩定因素。


(圖左:網上圖片,諷刺綜援的議題。)
(圖右:元旦大遊行,香港市民不滿自由行帶來的社會問題。)

終審裁決 一石激起千重浪

港府於2004年規定,綜援申請人必須居港至少七年;在此之前,居港一年即可申請。對於真有需要的新移民,當年社署署長林鄭月娥稱會用「酌情權」處理。不過,申訴人孔允明在2006年申請綜援時未有被「酌情」優待;她在2009年提出司法覆核,在原訟庭及上訴庭敗訴,她上訴至終審法院,終獲勝訴。

(圖左:袁國強表示,盡量不會胡亂釋法。)
(圖右:港人擔憂,香港貧窮問題已嚴重,無能力幫助新移民。)

終院詮釋《基本法》第36條,認為香港居民有權按照綜援計劃在回歸時的情況,享受綜援待遇,即申領資格只須居港一年。政府雖然有權按《基本法》第145條,修改及限制有關待遇,但須經得起法院在憲法層面的覆核,不可「在無合理基礎的情況下」限制相關權利,故裁定有關規定違反《基本法》。

 
商界倡改革綜援制度

代表商界利益的政黨主張改革綜援制度。據自由黨的調查顯示,具有大專學歷者持續領失業綜援的平均時間不斷延長,由07年的3.6年,升至11年底的5.3年。

 

自力更生計劃 成效不彰

此外,社署雖然要求15-59歲健全失業人士必須依照規定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劃」,但商界認為,計劃的要求過於寬鬆;例如在積極就業援助方面,只要求受助人每兩周最少申請兩份工作、每兩周在職員協助下訂立尋找工作計劃、出席社署安排的面試等。社區工作方面,只需參與每周不逾三天,或24小時的社區工作,如清潔郊野公園等便可。有報章年前曾揭發這類社區工作計劃,每次動用大巴只接載數人作清潔垃圾等社區工作;但連交通及午膳時間,每人當天工作不過數小時,效用成疑。

 
(圖左:政府應提升新移民的工作能力,協助在社會能自力更生。)
(圖右:新移民婦女發聲,表示自身對社會付出的價值。)

至於另一項名為就業導航計劃,本來是要鼓勵長期失業人士重投職場,每名成功就業者可按計劃獲得5,000元;然而,由10年至去年11月底,只得5,450人成功找到工作,較政府目標的2.2萬人,四分之一也不到。由此可見,改革失業綜援有其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