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香港同志平權運動漸受主流社會關注。公眾輿論顯示,社會對同志的認識和容忍度有所提高;而《人權法案條例》禁止政府及相關部門歧視員工以至求職者的性傾向,亦標誌着官方在同志平權方面的支持。

 
(圖:周一嶽接收香港性小衆平權聯盟的意願信。)

議員「出櫃」添動力
       隨着社會的接納與開放,承認自己是同志的人愈來愈多;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承認自己的同志身份,更成為兩岸四地首位「出櫃」的議員。雖然如此,本港的社會制度對同志仍未盡平等;例如在婚姻方面,同性戀者便不能在香港合法結婚。事實上,本港對同性戀以至跨性別人士的接納程度,一向較西方先進國家落後;例如英國早在1960年代已開始將同性戀非刑事化,但是香港卻遲至九十年代才把成年男子在雙方同意、於私人地方進行的性行為,免除刑事責任。


(圖:同志平權運動近年愈來愈受關注。)
 

       這種落後的情況近年已有改善,而平機會作為這方面的主要諮詢平台,其態度亦是比較開明的。由上一任主席林煥光,以至本屆主席周一嶽,均明確表示支持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的人士不被歧視;他們基於平等機會的原則,認為性傾向就像膚色、高矮肥瘦般,每人不同,都應該尊重及保護。


宗教團體有保留
       對同志平權持保留態度的,以宗教團體和強調傳統家庭觀念的團體為主;部分基督教團體主張「不要歧視同性戀者」、「不用言語攻擊同性戀者」,「不能否定同性戀者的尊嚴」、以及「不要強迫別人改變性傾向」,但反對就性傾向歧視立法,甚至反對就此課題進行諮詢。他們強調並非歧視同性戀,但擔心若反性傾向歧視立法,便會剝削市民對同性戀問題的言論,容易被以言入罪。
       另一方面,部份反同性戀人士亦認為,同性戀是一個道德議題,並不屬於普世價值;如果把道德爭議用立法的方式來反歧視,反而會影響不贊成議題者的言論自由,造成「逆向歧視」。因此,他們認為同性戀不能與種族歧視類比,更不能以立法解決。


(圖:平機會的調查發現,本港僱主對性騷擾問題不太重視。)

同性戀不是病

       1990年5月17日,聯合國世衞大會正式把同性戀從疾病名冊中移除。這即是說,世衞和聯合國都不再視同性戀為「疾病」或「不正常」,同性戀乃人類性向中的一種自然現象。

強行改變性傾向:侵犯個人尊嚴
       2012年5月17日,世衞駐美洲辦事處「泛美洲衞生組織」就性向治療和嘗試改變個人性傾向的方法,發表了一份措詞強烈的聲明《為一種不存在的疾病治療》(“Cures” for an Illness that Does Not Exist)。聲明強調,同性戀性傾向乃人類性向的一種正常類別;改變個人性傾向的方法,不單沒有科學證據支持其效果,而且沒有醫學意義。強行改變同性戀者的性傾向,會對其身體及精神健康甚至生命形成嚴重的威脅,同時亦是對受影響人士的個人尊嚴和基本人權的一種侵犯。



(圖:團體要求政府展開為性傾向歧視立法。)
 

強行改變性傾向:違反醫護操守
       世衞亦藉發表該聲明提醒公眾,提供性向治療的醫護人員,是把他們自己與社會偏見看齊,並且反映這些醫護人員對個人性傾向和性健康議題的絕對無知。世衞亦提醒各國的醫護人員,如果向同性戀者指出他們是有「缺陷」並且需要尋求改變,是等同於違反醫學道德操守的第一道原則:「首先,不要造成傷害(First, do no harm)」。世衞並且建議各地政府應多向公眾進行個人性向教育,以消除公眾對同性戀者的性傾向歧視。

   
(圖左:平機會主席周一嶽)
(圖右:藝人黃耀明到立法會,要求政府盡快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不被歧視。)


民事結合與同志婚姻

       「民事結合」是新造的法律用語,主要用於為同性戀伴侶提供與異性戀伴侶相同的權利。目前,香港法律不承認在香港境內外登記的同性婚姻或「民事結合」。不過,由於不少香港人是英國國民(海外),因此受惠於英國政府於2004年通過的《民事結合法案》,和翌年通過的《民事結合(國外登記及證書)令》,可以在英國駐外館處登記「民事結合」。香港的同性伴侶,只要其中一方是英國國民,即可在英國駐外館處登記「民事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