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制度推行多年,社會上批評聲音不絕。特首梁振英的政綱中,曾承諾逐步減低強積金與長期服務金對沖比率,但本年度施政報告中卻對有關改革隻字不提,引發代表基層利益的議員,如李卓人、梁耀忠、陳婉嫻等的強烈質疑。

 


(圖:工黨主席李卓人認為強積金對沖機制不合理。)


勞工界:對沖機制是「僱主錢罌」
        追問強積金對沖機制改革最賣力的,是建制派議員、工聯會的陳婉嫻。梁振英當選特首,在很大程度上是工聯會支持的結果;因此,工聯會要求兌現選舉承諾亦理所當然。不過,強積金對沖機制一旦取消,勢必為代表資方利益的商界帶來沉重負擔。有商會代表質疑,這違反當年強積金立法原意。梁振英亦多次表明,了解問題對商界及勞工界影響深遠,相信有多個方法達至目標,政府會小心研究,聽取各方意見。


(圖: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認為強積金未能解決全民退休的保障。)


      在過去5年,強積金被提取的284.6億元之中,用作「對沖安排」(即僱主提取強積金的僱主供款,抵銷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有106億,佔總數的32%。勞工界認為這是專儲備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僱主錢罌」,而且不少打工仔對「對沖安排」並不了解,到退休時方發覺退休金少了一大截,到頭來生活費不足要拿綜援過活、要政府承擔,對社會整體而言亦不是好事。因此,勞工界政黨不分泛民、建制,均力主取消對沖制度,保障打工仔的退休生活。


(圖:強積金是否足夠港人安享晚年?)


工商界:大批中小企會倒閉
     在商界的強烈意見下,政府似無妙法應對,唯有繼續「小心聆聽」。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在立法會回答議員的提問時說,有關問題影響到僱員的退休保障和僱主的經營成本;取消對沖安排無疑可全數保留僱主的供款,用於僱員日後退休生活的儲備,但僱主及其他組織強烈反對取消,認為會大大加重營運成本。陳家強指出,取消僱主運用以往十多年累積的供款對沖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會令他們大失預算,對僱主有一定壓力。特別是中小型企業,甚至可能影響僱員的聘用條件和就業機會,最終影響僱員的利益。由此觀之,對沖機制的存廢,商界與勞工界於短期內仍難取得共識。

 

為爭取商界支持  政府曾妥協
     政府在2000年推行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當中特設的對沖機制,容許僱主供款的累算權益,抵銷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是當中爭議性比較大的條款。
      事實上,港英年代由草擬法例開始,勞工界已經反對有關對沖安排。勞工界認為,強積金計劃的基本觀念是要保障退休人士,但「對沖機制」卻完全違反此觀念: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目的,是保障長期受僱的僱員;而強積金的目的,則為幫助退休人士。把兩項保障對沖並不合理,員工被遣散幾次後,到退休時強積金僱主供款所剩無幾,單靠僱員供款是不能保障退休生活的。
      當然,從商界觀點,其實根本不支持強積金制度。強積金的龐大供款,只令銀行、金融界獲益;對一般工商行業,其實是加重了負擔。對於員工保障,其實已有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等安排;再額外為僱員供款,既無此需要、負擔也太重。不過,由於退休保障的討論已經多年,政府希望通過這條對民生有益的法例,故對工商界提出妥協安排,容許僱主供款「預繳」,作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的對沖之用。因此,從工商界的角度,「對沖機制」實質上是當年支持有關法案的先決條件;如無此機制,根本不會贊成強積金條例。現在說要取消,就是政府食言,故堅持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