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文明法治之地,講求人權、平等,在國際上形象一向不俗。可是,接連揭發的虐待外傭案,卻為香港的文明形象抹上陰影。

 

(圖:外傭希望印尼政府不要強迫她們透過中介公司求職。)

虐傭不文明 香港蒙羞

第一宗惹來國際傳媒關注的個案,是23歲印傭Erwiana疑遭僱主虐待案。Erwiana受僱期間,遭僱主以硬物多次虐打,遍體鱗傷;一天只能吃一碗飯、兩片包、飲約450毫升水,每天工作21小時,過着非人生活。由於手機被沒收,僱主家門又一般上鎖,不能外出,故報警無門。此外, Erwiana亦從未得到僱主或中介公司發給的薪金。 

Erwiana案件曝光後,美國《時代周刊》指「印尼傭人是香港的現代奴隸」。特區政府高度重視,特首梁振英重申政府不會容忍虐待外傭事件,會嚴肅處理有關外傭被虐待的舉報,依法處理案件。香港警方聯同勞工處人員,更遠赴印尼為Erwiana錄口供取證。印尼官方反應強烈,印尼總統蘇西諾表示感到悲傷及憤怒;當地傳媒更報道,印尼政府已去信本港政府,如施虐者沒有得到制裁,會考慮停止向本港輸出傭工。 


(圖左:Erwiana父親連日在醫院照顧女兒,顯得憂心忡忡。) (互聯網
(圖右:Erwiana父親在印尼召開記者會)(港台)

 此外,本地多個關注傭工權益的團體,亦發起多次遊行,促請政府加強對外傭中介公司的監管。勞工處現正考慮強制初來港的外傭,參加勞工處的半日培訓課程,以便向他們講解勞工權益,教導他們被扣起護照或暴力對待時的處理方法。

虐傭有前科 多人報警           

涉嫌虐待Erwiana羅僱主,於事件曝光後欲離境往泰國,在機場出境時被捕。除了Erwiana外,女僱主亦涉及多宗虐傭案,報案者包括曾為她工作的印傭Susi,以及一名28歲現時身在新加坡的印傭。警方將把多宗相關案件合併調查。有報道指出,女僱主的丈夫早悉妻子虐待女傭惡行,更目睹受害女傭傷痕纍纍,但只叫她體諒其妻,並沒出言制止。


 
(圖左: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表示會嚴肅處理虐傭事件)
(圖右:涉案姓羅的女僱主被黑布蒙頭,押返將軍澳富康花園寓所調查。)

中介公司 良莠不齊缺監管

是次虐傭案揭出另外一個大問題,就是外傭中介公司的營運模式與監管。這些以轉介為名、實質剝削的中介公司,大多與當地官員勾結,從中榨取傭工辛勤所得,中飽私囊。有些中介公司會扣起外傭護照,濫收中介費又從不發收據,令外傭難以追索和投訴。由於要借取龐大的轉介費才能出外打工,故不少外傭都欠債纍纍;如外傭未能依時還錢,其家人便會被滋擾。因此,外傭即使面對不平等待遇,都只能忍氣吞聲。


(圖:外傭及市民遊行到勞工處總部,聲援Erwiana 

菲律賓:輸出傭工 世界聞名

香港的外傭,以菲傭和印傭為主。由於近數十年來菲律賓政治黑暗、貪污嚴重,經濟蕭條,菲律賓政府大力鼓勵國民到海外工作,以求降低菲律賓的失業率及利用海外菲律賓勞工的匯款來改善國家的經濟狀況。 

由於菲律賓曾是美國殖民地,人民普遍具一定英語能力,菲律賓人因而成為世界知名的海外勞工。每年,有接近一百萬菲律賓人在海外工作,其中約三分之一從事非技術性勞工,其次是貿易相關工作工廠機器操作組裝員技師幫傭監護工等等職業,女性佔一半左右。及至九十年代,印尼經濟不景,於是亦模仿菲律賓輸出人力資源,為國家創匯;而香港亦是該國傭工的主要工作地點,近年印傭更超越菲傭成為本港最主要的傭工來源。 

每年,海外菲傭匯回的金錢將近百億美元,佔其生產總額13.5%,是菲律賓的經濟與幣值的主要支援。然而,國人往海外就業,亦造成國內的人力缺乏,並導致國內經濟停滯的惡性循環。因此,該國有聲音希望停止輸出菲傭;加上有傳印尼亦計劃於2017年停止輸出外傭,如果成事,將對本港勞動力市場帶來頗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