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少人多,住房問題困擾社會已久,發展新社區可謂刻不容緩。然而,現屆政府推動的東北發展計劃,卻阻力重重。除了主事官員涉及囤地醜聞外,計劃觸動多個持份者的利益,也是關鍵。不過,陳茂波囤地事件轉移了公眾目光,市民對東北計劃的認知,反而顯得不足。

 

 
規劃研究 始自90年代
      事實上,政府早於1990年展開的全港發展策略檢討中,已提出在新界東北發展的可行性。98年的「新界東北規劃及發展研究」,選定了古洞北、粉嶺北及坪輋/ 打鼓嶺三片土地為新發展區,並在隨後一年諮詢公眾意見。踏入新世紀,政府整體考慮到當時的房屋需求後,決定暫時擱置計劃,等待2007年完成《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研究出台後,再決定發展的策略。(請參附表)

 

  

        研究報告建議落實東北發展區計劃,以應付香港長遠的住屋需求。前特首曾蔭權在翌年的《施政報告》中,正式宣布籌劃新發展區,並列為促進經濟增長的十大基礎建設項目之一。新發展區預期可以提供逾5萬個住宅單位,為超過15 萬人提供居所。土木工程拓展署聯同規劃署在次年展開「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及工程研究」,並開始諮詢公眾、擬訂發展計劃及實施策略。預期工程於2017年啟動,於2022年讓第一批人口遷入居住,並於2031年完成所有工程。

   

(圖左:團體要求政府發展粉嶺高球場取代東北計劃。)
(圖右:陳茂波擁有的農地)

 

香港還要保留農業嗎?

        發展東北,也帶來「應否保留本土農業」的討論。香港農地20年來減少近三成,現時不足6,000公頃的農地中,更有約4,000公頃土地遭發展商囤積荒置。東北收回大批農地,意味着本土農業進一步萎縮。因此,農民團體、環保組識便希望政府藉此機會,檢討長遠的鄉郊和農業發展政策,保護農民生計,同時推廣生態保育和有機種植及發展有關的食物製造業。

        從經濟角度而言,香港亦有條件生產高質素的農產品,除供香港本地食用外,還可出口至假毒食品問題嚴重的內地,賺取經濟回報;香港發展「農業城市」的方向,除了有利生態環境外,對香港的經濟亦絕對有利。此外,有環保團體指出馬屎埔村近年由村民發展出社區農場,重塑城鄉社區互相支持的模式;因此,他們建議把這種「社區支持農業」的概念,引入社區參與及處理廚餘的做法,並在東北新發展區中推行。如果成事的話,不單可以處理廚餘、減少垃圾,亦可紓緩本港垃圾堆填區即將滿瀉的壓力。

 

               

(圖左:市民遊行促撤東北發展計劃。)
(圖右:粉嶺高球場)

 

支持:增加土地供應 刻不容緩

         東北發展支持者有區議員、鄉事派、鄰近屋苑的業主立案法團、專業學會及團體(如香港工程師學會、香港建築師學會等)、香港總商會等等。他們一般由「發展是硬道理」的角度出發,認為基建是驅動經濟發展的起動機;而且新發展區是香港中長期土地供應的重要來源,可有效地增加土地供應,能夠解決中長期的房屋短缺問題。此外,有人認為新發展區可創造就業機會,而且過往沙田、大埔等新市鎮的經驗很成功,新計劃對香港長遠的社會及經濟發展,都有正面影響。

 

反對:官商勾結 摧毀本土鄉情

         反對計劃的聲音亦相當大,當中包括直接受影響的當地居民,以及區內外的關注組織和市民。區內村民強烈反對新計劃,要求「不遷不拆」,也有不滿政府未能確實回答安置及補償安排。部分反對者質疑新發展區是一個「中港融合」的計劃,恐怕未來新界北會成為內地富豪的後花園,甚至擔心新發展區會淪為中國內地的殖民地。同時,有關注組織認為整個發展計劃充滿政府對發展商的利益輸送,令發展商用盡不同手段購入土地,使很多居民受到影響,要求不發展新發展區及保留現時的鄉郊面貌,反對在沒有清晰的人口政策下,以「需求」為由,把新界區碩果僅存的農地及鄉村貿然變成新市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