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中國大陸擬簽訂《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簡稱服貿),觸發軒然大波。一群大學生反對國民黨立法委員草率地完成上述議案之審查,趁警員不備佔領立法院;其後更引發一連串的示威、靜坐活動,要求政府退回議案。到底今次引起學生與群眾的《服貿協議》,有甚麼可議之處?


(圖:立法院內學生演練應對被警察鎮壓。)

《服貿協議》擴大開放
        大陸與台灣兩岸,自結束敵對狀態以來,經貿交往頻繁,到大陸投資的台商日多。為推動兩岸經貿進一步正常化,兩岸簽署了歷史性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不過,在首批開放的服務貿易項目中,內地只對台方開放11個服務業項目,效益有限。為擴大合作和市場規模,兩岸便於去年6月簽署這個爭議性的《服貿協議》。在協議中,內地承諾開放80項(非金融65項、金融15項)服務項目,超越其對世界貿易組織(WTO)承諾的條件;台方則承諾開放64項(非金融55項、金融9項),其中只有37項為目前尚未開放陸資投資的項目。

  
(圖左:行政院外的示威民眾。)(互聯網)
(圖右:學運代表解釋立場。)(互聯網)

       理論上,協議簽署生效後,台灣業者可以利用協議中各項優惠,以更好的條件進入大陸市場。以服務業為例,內地服務業2013年首季佔GDP比重48%,首度超越製造業46%,未來發展空間及潛力無窮。台灣服務業雖具創意、人才及品質優勢,但經濟規模及消費人口有限,推動簽署《服貿協議》,可要求大陸對台灣業者進一步開放市場,台商可因此掌握在大陸發展的優勢。

  
(圖左:防暴警察持盾牌、警棍將行政院後門、北平東路上約600名學生強制驅離。)
(圖右:鎮暴警察在天津街、北平東路發動第三波強制驅離。)

學生憂慮 台灣港化
       不過,學生的看法卻和政府迥異。除了通過法案太草率、沒有經過「逐條審議」之外,學生亦擔心大陸資本湧入,會令台灣服務產業空洞化,情況就像香港一樣。香港與內地簽訂CEPA十餘年,內地名為開放實質關卡重重,對港商、專業人士進軍內地的幫助不大;但香港本土卻因內地資本、旅客湧入而導致租金急升、百物騰貴,而且更引起族群矛盾,整體而言是弊多於利。而且,台灣人亦擔心大陸人透過投資而取得入境、居住資格,帶來「國家安全」的問題。這一連串的難題,對弱勢的馬英九政府來說,要解決實在並不容易。

 

馬英九:退回《服貿》影響深遠
       反《服貿》佔領立法院事件發生後,馬英九召開了多次記者招待會,強調推動《服貿》是為了振興台灣服務業、確保台灣經濟活力的動能,以及為了創造台灣加入亞太區域經濟整合的有利條件。馬英九強調,由於兩岸《服貿協議》是《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一部分,而ECFA又是「世界貿易組織」(WTO)之下的一個雙邊貿易協議;如果《服貿協議》不通過,將傷害台灣國際信用與貿易自由化的努力,也一定會影響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的機會。

     
(圖左:示威者分享太陽餅。)
(圖右:本港亦有遊行民眾手持太陽花,寓意聲援仍佔領台灣立法院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