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科在香港推行了一段時間,社會上出現了不同聲音。有人認為,通識科開前人之所未開的新路,香港學生較從前更富洞察力,對迎接新紀元的挑戰有積極作用;也有人認為通識科需要改革、去政治化,以免學生過早投入成人世界的政治紛爭。


 
(圖:多個泛民黨派簽署學民思潮的約章。)



檢討通識必考性
        由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牽頭成立的「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日前會晤教育局長吳克儉,就通識科發表意見。他們認為,通識科的原意,是希望令學生得以全人發展、為社會培養通才;通識科的教學,必須對學生成長起正面作用。如果試題側重政治,又或者教師有政治立場,便會影響設科原意。因此,聯席會議便向教育局建議:

  • 文憑試通識科考題應予改革,俾能更符合中學生水平,以免學生難於掌握、無法分析學習
  • 應該正視通識師資培訓問題,並協助提供更易用的教材,並涵蓋所有單元

  • 應改善通識科投訴機制,加強校方監管角色

  • 應公平公正對待六個單元,確保符合「全人教育」理念

  • 學校編製通識教材、籌辦講座時不能偏頗,必須涵蓋各方意見

  • 評核機制應該陽光化,同時增加成員選拔的透明度,並接受監管

  • 應檢討文憑試必答題的必要性,以及通識科應否作為必考科目


(圖左:時局改變,政府施政與收集民意的渠道,亦與過往不同。)
(圖右:示威不斷,真和通識科有關嗎?)


教師專業 未見偏頗
        因應梁美芬的關注與訴求,代表通識科教師的專業團體「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亦發表聲明,對梁氏的意見提出不同的觀點。他們認為,高中通識科兩屆公開考試試卷題目涉及單元、範疇眾多;除政治議題外更遍及環保、青少年生活、流行文化、經濟發展等領域。從兩屆公開試題目及考生成績,以及校本評核四年以來的運作來看,未見有「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所擔心的「偏頗」狀況出現。事實上,學生在政治議題的價值取態下並無壓力,亦不會出現負面影響。



(圖左:戴耀廷提出的佔中行動,成通識科的熱門試題。)
(圖右:梁振英管治,阻力重重。)

        此外,兩屆公開試考卷共十二道題目當中,只有每年各一題直接涉及政治議題,並無偏重政治題目的情況。事實上,通識科開展以來,教師一直持守專業,在正面普世價值下予學生自由度討論議題,表達個人立場。學生亦藉通識科課程學習及考評經驗,拓闊視野,對現實世界有多角度和更深入了解。

中史變冷門科
       除了通識科令人關注外,中國歷史科的萎謝亦令人關注。回歸之後,特區政府不明所以地對中國歷史科開刀。課程發展處在2000年建議,可以將中史與其他科目合併;部分校長遂以資源整合或其他理由,或明或暗地將中史「廢科」,特區學生對大中華歷史的認知度遂大幅滑落。
       現時,有逾百間中學的初中沒開設中史科,部分校區(如元朗及天水圍區、北區等)幾乎半數廢棄中史作為獨立學科。教育當局認為,中史以前獨立成科,以治亂興衰的政治史為主線;這種逐個朝代教中史的傳統課程模式,不利於優化中史課程,也不利於中史教育的長遠發展。不過,更多人認為,學生在重要的初中學習階段,沒有名正言順的、獨立成科的國家歷史科可學,並不合情理。因此,不論建制或泛民主派,均促請當局改變政策,把中史重列為初中必修科。


(圖:吳克儉認為,傳統的中史教法,無助優化中史科。)


政治化的學科討論
       香港近期政治討論極多,學生較上一代更投入政治;中學生團體「學民思潮」不但參與普選討論,更牽頭發起《全民提名聯署約章》,迫泛民主派表態。因此,有評論認為,建制派針對通識科應「去政治化」,並認為不應把「拉布」及「佔領中環」等加入考核,其實懷有政治目的,並非真心為教育而發聲。



(圖左:教育局長的背後,有沒有政治壓力?)
(圖右:國民教育科是近年另一具爭議性的課題。)

       從建制派的角度,一旦考試論及政治議題,老師、學生便無可避免地對該課題進行深入討論;類似「佔領中環」的議題,便會不受控制地擴散,對管治者帶來壓力。不過,政治乃眾人之事;從教育立場看,學生多關心政治、多討論政制,是民智開啟的標誌。「去政治化」的學習,對香港社會的長遠發展,明顯是弊多於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