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持續,早前的懷疑化學武器襲擊,造成至少一千三百人死亡,當中更包括數百名兒童。


(圖:敘開戰以來,難民兒童人數已突破100萬,相當於香港兒童總人口。)

化學武器 誰先使用?
        由於事關重大,而且使用致命化學武器的罪名極大,故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均互相指摘對方使用化武。敘利亞政府為表示清白,准許身處當地的聯合國調查團,到被化學攻擊的地區調查。調查團在大馬士革市郊一條隧道,發現內有手榴彈等武器、化學毒劑等;政府軍指,曾經在隧道內遇到反對派攻擊,多名士兵呼吸困難,懷疑是化武攻擊。

 
(圖:敘利亞難民營

 

沙林施襲 死傷枕藉
        這次化武襲擊,死傷數字一直眾說紛紜。無國界醫生表示,在他們支援的3間醫院,於當日3小時內接收大約3,600名病人,當中355人死亡;而反對派早前則指有逾千人喪生。送院的病人都有抽搐、瞳孔收縮和呼吸困難等神經中毒徵狀,估計所使用的化武是沙林毒氣;醫生們相信,大批病人同時出現上述徵狀,顯然是接觸到神經毒劑(沙林)而導致。

 
(圖左:敘利亞開戰,小童無家可歸。新華社)
(圖右:敘利亞人爭相循邊境逃離家園)


情報顯示 敘藏化武
       法國外交情報機關調查指,敘利亞是全球其中一個儲存大量化武國家,軍火庫儲存過百噸芥子氣和沙林毒氣,及數十噸VX神經毒氣等威力強大化武,化武種類繁多,且殺傷力驚人。現時,敘利亞的軍火庫儲存超過1,000噸化學製劑,部分更儲存近30年。敘國擁有多支可盛載化武飛毛腿導彈,射程達500公里,及擁有盛載至少300公斤的毒氣炸彈。
        由於敘利亞並非《禁止化武公約》的締約國,因此國際禁止使用化武的共識,並不適用於敘利亞。在各國斡旋下,敘國如允諾交出化武給國際社會銷毀,以及考慮簽署《禁止化武公約》,即可避免干戈。

   
(圖左:敘利亞總統巴沙爾否認使用核武)
(圖右:阿拉伯國家外長在埃及召開緊急會議)

阿拉伯之春延續

        自2010年12月突尼西亞城鎮爆發動亂以來,阿拉伯國家民眾紛紛走上街頭,要求推翻本國的專制政體。到目前為止,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及也門等國家,都出現了政權的更替;而敘利亞、巴林等國,則政局動盪。聯合國敘利亞問題獨立國際調查委員會早前發布的「有關敘利亞人權狀況」指出,由於武裝衝突的不斷蔓延,以及敘政府軍及親政府民兵與反對派武裝之間的暴力不斷升級,敘利亞局勢顯著惡化,平民生活毫無保障。
在最近幾個月的衝突中,雙方都採用了更為殘酷的新戰術和新的軍事手段。

        其中,政府軍實施了一系列嚴重違反國際法的活動,包括不加區別的炮擊平民居住區、定向殺害人權活動家和反對派支持者、任意拘禁、酷刑、強姦、襲擊醫院和診所等。與此同時,反政府武裝亦犯下一系列罪行,包括將涉嫌向政府提供情報並與之合作的人員強行處決,使用自製爆炸裝置造成平民傷亡,以及將醫療設施用於軍事目的等。今次化學武器事件,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圖:敘利亞難民營幾名孩子領取麵包。新華社)

沙林 ── 窮國原子彈

        今次使用的沙林(Sarin),屬神經毒氣的一種;由於生產成本低廉,故被稱為「窮國的原子彈」。這種毒氣在1938年由德國人研製成功,初時僅為生產殺蟲劑的副產品;但德國人很快發現這種毒氣的軍事價值,並投入生產,但是二戰期間並未使用。二戰後,這種毒劑才開始成為人神共憤的殺人武器。


(圖:聯合國調查團在一條隧道內檢獲武器。)

        沙林可經皮膚、眼睛接觸、吸入或由口食入等途徑危害身體。極小濃度的沙林,就可以發揮極大毒性;體重60公斤的成年人,只要吸入0.6毫克即可致命,一公斤的沙林毒氣可殺死多達100萬人!沙林的毒性會在體內累積,吸入後會使人暈眩、焦慮、肌肉痙攣、呼吸困難,最後導致死亡。由於吸入微量的沙林氣體就足以致命,因此極難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