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和強國官員,大言炎炎「依法施政」;實在有多守法,百姓市民心中有數。首富說要法治不要人治,對法治又有一套超人式的理解。到底古人怎樣理解「法」這個概念?


       兩千年前,漢劉邦佔領咸陽後,由於百姓「苦秦苛法久矣」,便與人民「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成文法共三條,是最早清晰提及「法」的記載。其後,隋代的《開皇律》十二篇、五百條,清楚地確定了五刑(死、流、徙、杖、笞)、十惡等制度。後世以《開皇律》為基礎,增刪修訂沿用至清代,基本上跳不出它的格局,因此《開皇律》可說是中國法制的基石。值得留意的,是罪無可恕(不赦)的「十惡」,頭三位全部是政治性的,依次是謀反、謀大逆、謀叛,可見在中國人的心底,最大的罪行、最不守法的行為,就是與執政者作對,亘古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