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民族聚居,除了文化和生活習慣有差異之外,語言亦大有不同。魏晉之後,漢族與外族接觸漸多、語言混雜,漢語亦產生極大變化;在幾百年的互動中,語言逐漸演變,成為今天普通話的基礎。
       外語傳入之初,漢人以文化高人一等自居,《世說新語》裏更以「蠻語」來形容外來詞匯。當然,外族在政治上取得勢力後,漢人便競相學習「胡兒語」,並要下一代 也跟着學(見《顏氏家訓》),自然而然的「和諧共融」。事實上,外來詞如「胭脂」、「琵琶」、「葡萄」等,豐富了漢語詞匯,對漢語的發展來說絕對是好事。 到了清末民初、西學東漸,日本人在漢字的基礎上自造新詞,倒過來影響中國,例如「工廠」、「立場」、「目標」、「高利貸」,以至近年的「寫真」等,均是日 譯漢詞,至今成為日常流行詞匯,也成了壯大漢語的新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