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生中文水平不斷下滑,和「普教中」有關。較早前,教育局網頁中國語文教育的「問與答」欄目,清楚列明:「目前仍未有確實證據,證明以普通話學習中國語 文的學生的一般中文能力會有所改善。其中兩項研究發現,以普通話學習的學生的中文能力,與以廣東話學習的學生並無分別,甚或表現更差。」以非母語的普通話 教中文,差,是教育局也不能否認的事實。
      粵語比普通話更接近典雅、正宗的漢語,
學術界早有定論。普通話音素較粵語少、詞匯整體比粵語簡單;因此表達同一個意思便需要更多的字,這是普通話本質上的先天缺陷。就以最簡單的外語對譯為例,如以普通話對譯,便顯冗長累贅,如球星「碧咸」譯作「貝克漢姆」,便是一例。當然,普通話劣譯還有其他因素,例如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夏千福家鄉「維珍尼亞州」譯作「弗吉尼亞州」,由維珍變弗(不)吉,「弗」字古與「不」字通用,音義俱同,故「弗吉」即「不吉」。新譯法音義俱劣、粗陋無文,便與主事人的學養有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