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教訓港人不能「未富先驕」,用詞奇特、公眾未知特首是口誤還是另有所指。查此語出自《論語 學而》篇,孔子學生子貢問孔子:「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貧窮卻不阿諛奉承、富貴卻不狂妄自大,可以吧?)孔子回答說:「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都算可以吧!但總未及貧窮卻快樂、富裕卻追求高尚的品德修養。)所謂「未富先驕」,應該就是指港人未富貴就狂妄自大;這種說法,顯然就屬《出師表》中所謂的「引喻失義」,用詞失當。
        值得港人(特別是富裕階層)反省學習的,反而是孔子對子貢的回應。孔子認為,「貧而樂,富而好禮」才是更應追求的境界。香港的有錢人,不少靠炒賣地產金融發達,腰纏萬貫卻品格低下、言語粗鄙,距離「好禮」極遠。另一方面,政府亦未有以公權力推動仁厚友愛之風,反而隨波逐流;每有醜聞,官員俱以謊話搪塞、唾面自乾。官員如此品格、上行下效,又怎能為社會帶來良好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