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建設沙中,不意竟發現出不少古物,堪稱為本地考古界百年一遇的大事。
       談起考古的「考」字,其實大有來頭。東漢時代許慎《說文解字》提到六書造字法時,「轉注」便用了考字做例子:「轉注者,建類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所謂轉注,史家、文字學家歷來說法不一,比較通行的解釋是指:屬於同部首、讀音相近、意義相通,並可互相解釋的字。依此說法,考字和老字在古時是相通的。《說文解字》的另一處,解釋老字時指出:「老者,考也。七十曰「老」,從人、從毛、從匕,言鬚髮變白也。」這也是說,凡是七十歲以上者,就可以稱為「老」。當然,現代科技和醫學進步,七十歲的人不少看來還像中年人;假如有現代許慎新編字書,為老字重新下定義,便可能會改寫為:「九十曰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