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官員搞電子學習,最「利害」一招自然就是電子書。古時莫說是電子書,即使是紙張書本亦不易得。發明紙張前,人們會用布、絹、竹片等來寫字,但由於布帛太昂貴,故平民多用竹片、木片刻字。在湖北出土的雲夢秦簡,即為官吏對秦朝的法律文書所作的抄錄。所謂「簡」,即為竹片。
        不過,由於竹片的重量、書寫方便程度與紙張有一段距離,所以一冊書能載的信息量其實不多,也阻礙了文字以至知識的傳播。據《莊子˙天下》篇記載:「惠施多方,其書五車」形容惠施讀書見識多、智謀過人;後人遂以「學富五車」(即有五車書的知識)來形容人學問淵博。其實,古代車子小、書冊重;五車的「書」所載的文字極其有限,跟現在海量的互聯網
息來比,可說是九牛一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