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排華,把台商、港商等的工廠都砸了。其實,各地華人在外表上並無分別,看外貌的確難以區分港人、大陸人、台灣人以至新加坡人。
        談起華人這個華字,在古代與花字相通。王安石的《遊褒禪山記》便說:「距其院東五里,所謂華山洞者……距洞百餘步,有碑仆道,其文漫滅,獨其為文猶可識,曰 花山。今言華如華實之華者,蓋音謬也。」這是說,距華山洞百餘步的路邊,發現有古碑,碑文是「花山」;可知當年的山名是「花山」,至宋時則錯成了「華 山」。華、花二字相通,由此可見。
        華字拼合其他字,可以有更深層次的解釋。例如「棣華」,便用作比喻兄弟和睦相親,就像常棣繁茂,花朵豔麗。這詞組本於《詩經˙小雅˙常棣》:「常棣之華,鄂 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後人便以「棣華」作為「兄弟」的代詞,如《晉書˙張載傳》「載協飛芳,棣華增映。」,棣華,即指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