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解決居住問題,從來都不容易,古今中外皆然。唐朝貞元3年,當時16歲的白居易來到首都長安,想要拜會當時極有名氣的名士顧況。白居易把自己的詩稿交給顧況,顧況讀到作者「白居易」三字時,便開玩笑說:「米價方貴,居亦弗易。」(長安米價正貴,居住不容易)但當顧況繼續讀下去,看到白居易的詩作:「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時,便忍不住大讚:「道得個語,居亦易矣。」(能寫得出這樣的名句,住下去又有何難!)顧況其後經常向別人讚譽白居易的詩才,白居易亦因而名揚天下。
      由這個故事,我們知道當時的長安物價甚貴,而一個寂寂無名、初到貴境的鄉下小子,要住在當時的大城市長安,確是消費不起。另一方面,由此故事我們亦得知,白居易的「易」字,應讀如「容易」的「易」,而非「交易」的「易」(如「亦」音),因為當時的長安就如今天的香港,要解決居住問題,確實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