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人神共憤,美國要動武。但凡動干戈,野心家得益、對市民百姓卻一定不利;所以故老相傳,中國人最有智慧!就連造「武」字都要由「止」和「戈」組合而成 ── 「止戈為武」,動武的目的就是要平息干戈。


     「止戈為武」這句說話初見於《左傳》。楚莊王戰勝晉軍後,有專拍馬屁的小人建議楚王立碑紀念,楚王就大仁大義地說「止戈為武」 ── 止息兵戈才是真正的武功。後人交相傳誦,就以為古人亦本此意造字,但這其實是個美麗誤會。查甲骨文的「止」字和「趾」字通,有步行前進之意;所以古人造「武」字時,不單沒有「停止干戈」之意,反而有持武器前進的意思!


     不過,這種拆字解釋字義的做法,卻一直流行。宋朝沈括《夢溪筆談》卷十四記載,有個叫王聖美的人,認為「凡字,其類在左、其義在右」。例如「戔」字有小的意思,因此便推論水之小者為「淺」,金之小者為「錢」,貝(古代以貝為交易貨幣)之小者為「賤」。這個理論乍看似乎合理,但若深究便有破綻。據說蘇東坡便提出疑問:水的皮就是「波」,難道「滑」就是水的骨嗎?一句說話,就把此學說「秒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