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日報
 即時新聞
  Metro 28
副刊
六十年情「港」奧運
返回

從古到今,人類渴望變強的心一直不變。從古代戰場走到運動場,四年一度的奧運會正是運動員挑戰自我極限、競逐榮譽的最佳舞台。香港體育界自1952年起參與奧運會的60年間,從默默無聞的殖民地變成國際體壇重要一員,亦體現了「更高、更快、更強」的奧運精神。


圖、文:香港電台提供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世界各國重新走上軌道,經濟快速復甦下,體育運動亦重新走入人們的視線。倫敦於1948年已成功復辦因戰爭而暫停的奧運會。香港亦適逢其會,於四年後的芬蘭赫爾辛基奧運會首次以獨立地區身份參與其中,至今已經歷六十年。


雖然當年只有四名運動員參加,是除印尼外人數最少的代表團,但這已為香港以獨立身份邁進國際體壇掀起歷史新一頁,而香港的名字亦於56年開始為世人所知。 戰後機遇乘勢冒起

談及香港加入奧運大家庭的經過,現任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義務秘書長彭沖直言:「當年適逢二次大戰過後,世界各地的物資及經濟都不穩定,所以當時的奧委會抱着來者不拒的態度,香港幸運地受到重視,成為其中一個會員國。」

香港因為殖民地身份,很早便接觸西方體育,不少項目的發展更比當年仍處於動盪的中國走得更遠。上世紀初香港運動員曾代表中國於亞洲地區的運動會奪取不少獎牌,1956年香港出戰奧運更有意外收穫。當年的香港「太平山飛魚」溫兆明參與男子400米泳賽,開始的50公尺竟比世界冠軍還要快,令香港於奧運中大出風頭。他笑言:「當時我在第一線,聽着場邊的旁述大叫『Hong Kong boy is leading』。雖然50公尺後我已漸落後,但全世界的人都因此知道了香港的名字,確很有成就感。」

港泳手初段勝世界冠軍

香港的體育成績持續進步,不過,由於欠缺支援,無論找訓練場地,以至籌措經費出賽,均是自負盈虧。1952年香港首次參與奧運亦是倉促成軍,最終只有四名泳手出戰。香港業餘游泳總會義務秘書王敏超回憶道:「當年香港只得兩個公眾泳池,更要與幾百個泳客爭位練水,只能找其他運動員幫忙造成『人肉水線』協助練水。」艱苦的訓練環境卻未打沉香港運動員的鬥志,出戰52年奧運的香港華人泳手張乾文,當年以學生身份於奧運會晉身男子100米自由泳半準決賽。從五十年代起一直熱心體育的體壇名宿韋基舜直言:「張乾文當時無論長短途泳賽皆是又快又好,若當年沒有這個好開始,香港亦不會多次參加奧運,更不會有後來李麗珊於奧運的金牌戰績。」

52年奧運後,張乾文亦連續出戰56年及60年奧運,由於欠缺經費,香港參賽代表人數一直未能突破個位數。直至64年奧運的火炬途經香港,受到社會各界重視,政府開始資助香港代表參加奧運,出戰東京奧運的人數亦激增至48人。東京奧運聖火抵港當天,數以萬計市民夾道歡迎,當日接過最後一棒的,正是張乾文。

政治與體育藕斷絲連

奧運會因其巨大影響力,亦無可避免地成為各國政府的角力場。72年慕尼黑奧運的恐襲事件、蘇聯冷戰、香港回歸等等皆引證了體育與政治的藕斷絲連。曾參與慕尼黑奧運的港隊泳手王敏超,憶述當年巴勒斯坦游擊隊恐怖分子襲擊以色列運動員釀成血案時慨嘆:「即使盡量不涉及政治,政治亦會自動來找你。」王敏超說港隊宿舍剛好在以色列選手樓上,無辜捲入一場政治風波。

其後香港政府於80年莫斯科奧運為跟隨英國杯葛蘇聯的立場,拒絕撥款予香港隊,最終僅有港協會長沙理士一人為堅持「體育與政治分離」的原則出席參與。

84年洛杉磯奧運,中國、香港及台灣首次於奧運場上同場競技,直至香港回歸,香港以獨立身份參與奧運的地位,亦隨着各種政治爭拗伸延至體育層面。現任港協暨奧委會會長霍震霆直言當時情況緊急至極:「當時尚有一兩天便回歸,國際奧委會會長薩馬蘭奇來到,我們通過特殊渠道安排他到北京與國家領導人見面,其後與沙理士落實協議,作出保留香港地位的歷史性決定。」如今距離倫敦奧運亦不足三個月,霍震霆希望市民可為香港健兒打氣,支持他們為港爭光。

 


香港電台電視紀錄片《體育的風采 — 進軍奧運》第一集「六十年來」,將於5月6日(星期日),晚上七時於無綫電視翡翠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香港歷史性首次派代表參加1952年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


▲香港獲准以殖民地的特別身份參加1952年赫爾辛基奧運會。


▲溫兆明16歲代表香港, 出戰1956 年墨爾本奧運游泳項目。


▲王敏超在1972年,以港隊游泳選手身份參 加慕尼黑奧運會,遇上恐怖襲擊。


▲港協暨奧委會義務秘書長彭沖回顧港隊參加 歷屆奧運的重要時刻。

Copyright 2014 by Metro Publishing HK Ltd.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