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日報
 即時新聞
  Metro 28
娛樂
不只黑面 林日曦
返回

黑面黑到變成招牌標記,林日㬢都可以算是第一人,他甚至親筆寫過歌曲《黑面神》,究竟是不是憑歌寄意唱出黑面心情,無人知。早前他接受《e+娛樂》訪問時為黑面解畫,原來面無表情皆因由細開始訓練有素,「主要是成日笑的話會很累。」

講到尾,其實即是我黑面唔代表我冇禮貌,與其說他懶得做表情,其實可能是他一邊說話時,腦中在思考,「每一日諗嘢係好緊要!我們所謂做創作,做的事就係係咁諗係咁諗。愈花時間去諗,件事就會愈好。」長時間Multi-task,難免有時有小細節兼顧不來,例如:笑。「我是長期Keep住幾快樂。」只係唔鍾意Show出嚟,吹咩?


我是快樂的

林日曦「出名」黑面,亦是「孤僻愛好者」。全因中學階段,對他影響至深。在大窩口邨長大,跟父母、爺爺嫲嫲及姑姐同住,小時候的他已經有「自閉」傾向,「好一部分時間自己打機、玩玩具,有一期自閉到應該是兩個人玩的遊戲,自己一個玩。例如有個遊戲是用張紙仔對摺當足球員,一拍就代表射球,我自己飾演晒兩邊攻防角色。」

中學後期轉到Band 3學校,為了不想被欺負,故裝黑面以嚇退壞分子,策略奏效!日積月累,習慣成自然,「沒有特別的喜怒哀樂時就沒有表情,別人以為我黑面,誤會我不開心。雖然沒有很開心的時候,但我是快樂的。快樂跟開心不同,開心是當下的一剎那笑出來,我有,但不是每一秒都是;快樂,我是長期Keep住幾快樂。」

黑面、孤僻皆有誘因,反叛則是與生俱來。「我就是病態反叛,阿媽說甚麼我一定不做,叫我飲湯刻意不飲,她不叫我便添多碗。記得一次天氣在十度以下左右,她叫我穿衣服,其實我已經拿在手,但她叫我,我便專登放低校褸和冷衫,那天凍得很,我只穿恤衫,還要懶型地摺袖。」小小的反叛因子,為林日曦鋪出了未來的路。

不停諗

長期以來的病態反叛「鬥爭」,形成林日曦唔輸得的性格。 「今時今日也是這樣,無論同事還是客,我一聽到『唔得』、『唔應該咁咁咁』或『應該點點點』,又或『總之就唔得』這類字,自己會起了少少『槓』。唔得?點解唔得?原因?我一定要聽到原因。如果對方依然冥頑不靈,沒有原因,我便傾向唔好做啦,然後反枱,唔好做囉。」

林日曦跟商台DJ陳強、阿Bu創辦《黑紙》,玩票性質,後來再搞《100毛》,內容不再以筆墨解構,時勢做英雄,「幸運一定有,但同時間我覺得所謂的成功,在現在立立亂的傳媒界,不執笠都是好成功。」由始至終,林日曦都說沒有長遠計劃,反正計劃趕不上變化,做創作,最重要是諗,不停諗,這亦是俞琤的身教。「YT(俞琤)唔會齋噏,她要你諗的同時,自己也不斷諗。」

生B唔好提

林日曦的太太是獨立一人樂隊The Pancakes成員蔡明麗,難得有機會,當然要為Fans討福利,問吓生B問題,林日曦立即落閘:「嗱,雖然大家唔係好熟,但都要提一提,畀啲貼士你,你真係千祈唔可以問人呢個問題。」之後他又一輪嘴繼續,「上年有個外國人上載一張超聲波圖,佢話『我出呢個Post係想話畀姨媽姑姐親朋戚友,甚至係我啲唔識嘅人,以後都唔好再問人哋點解唔生仔,你永遠都唔會知道人哋原來墮咗四次胎……』」舉個極端例子, 記者惟有立即收口,「唔係我呀,Share吓啫。因為有陣時你無啦啦問咗啲Friend,表面上冇嘢,原來『暗間』係好大壓力,甚至乎憎咗你!見到個Post好有同感,你以為好Casual問一句,可能人哋係經歷緊一啲佢好唔愉快嘅嘢呢?啱啱流咗產呢?你點知呀?譬如呀。」明白,唔好提!






▲林日曦跟陳強(右)、阿Bu(左)是很好的拍檔。


▲在《毛記電視勁曲金曲分獎典禮》上,林日曦頒獎給俞琤,竟然面露笑容。


▲小學時林日曦夢想當足球員,初中想當籃球員,高中想當桌球手,讀IVE則想做填詞人。


▲說到太太The Pancakes成員蔡明麗,林日曦說盡量不講,一來自己怕醜尷尬、二來兩個都懶獨立。



Copyright 2014 by Metro Publishing HK Ltd.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桌面版